背景:              字号:   默认

199 大结局(1/2)

“愿赌服输,她自己接下的赌约,又没有人逼她,怪谁呢?”

“……”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看向赫连幽的目光中多了很多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眼神,就连黄沁雯都得意地看着她,赫连幽却是一点惊慌失措的表情也没有,依然不慌不忙地站在一边,表情也没有多大的起伏变化。

“小老板——”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切的唐俊,忍不住有一些慌,虽然他一直觉得赫连幽很强,但是现在看到这情况,他的天秤也不由自主地倾向了黄沁雯一些,毕竟黄沁雯的身边还有一个黄志成。

大部份的人似乎料定了赫连幽在这场赌局里面会失利一般,不过冷擎和宫野北两人却是没有多大的反应,不管是输是赢对他们来讲都没有任何的不同。

唯一担忧的是……怕如果输了这小丫头会不会心里不高兴?!

“担心吗?怕我把开采权给输了?!”赫连幽好笑地看了唐俊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放心吧,结果会怎么演还未可知,不到谜底最后解开的那一刻,不要妄下结论!”

于绍霆和杨游对赫连幽倒是很有信心,不为别的,而是最近赫连幽的表现刷新了他们的世界观,和黄志成这种老妖怪比起来,恐怕赫连幽还要更妖孽一些……应为她长得也妖孽,哈哈……

于绍霆和杨游现在反而有些兴奋和期待,他等着看,一会儿公布答案的时候,会有多少人惊掉眼睛和下巴。

而听了赫连幽话的唐俊压在心里面的那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了地,看自家小老板如此的气定神闲,应该是有胸有成竹才是,唐俊暗骂了自己两句,怎么刚才会认为小老板会输呢!就算不相信自己,怎么着也要相信自己的小老板才是呀,毕竟她可是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呢!

虽然小老板真的是太懒了!

毛料在半个小时之后全部被解了出来,里面露出来的蓝色翡翠不过婴儿拳头大小,但是那样浓烈如同蔚蓝星空的颜色,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步开眼睛,所欲人都目光灼灼地看着胡女士手掌中的这块蓝宝石,隐隐地还透出了一丝艳羡嫉妒之色。

“毛料也解了,现在可以公布答案了吧?”唐俊见这么多人光顾着看翡翠,完全忘记了整件事的重点,顿时就急了,忍不住开口说道。

听到唐俊这话,有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结果都已经很明显了,还公布什么?赌王孙女难道还会输给个毛丫头不成?人家不提,那是给赫连小姐面子!”

唐俊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正要开骂,却被赫连幽猛地拉住。

“既然是赌局,那就必须公布答案,这样才能让人心服口服!”于长青这会儿也从那抹幽蓝中回过神来,微微咳嗽了一声道。

公盘的工作人员将两个标箱取了过来,于长青和罗青云分别从箱子里取出了一张标纸,看到上面的答案,于长青倒还没有什么,罗青云却是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黄小姐的答卷在我的手中,她写的是:双翡白盐砂皮,内里有隐藏裂绺,里面为玻璃种祖母绿,但是被裂纹尽毁,毛料另一头带蜞浮松花,下有色,颜色应该在蓝黄紫之中,种地在高冰种以上。”

对于黄沁雯的答案,没有人觉得意外,反倒是罗青云一直不开口,让所有人感到非常奇怪。

于长青念完之后见罗青云的表情不对,心下好奇,忍不住朝着罗青云手中的标纸看去,没想到在看到赫连幽写的答案之后,顿时大吃一惊。

“毛料内现裂纹,玻璃种祖母绿被裂纹绞碎,带蜞松花下为玻璃种蓝精灵,半个鸡蛋大小。”罗青云的声音有些黯哑,但是念出来的这段话却如同炸雷一般响彻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膜。?

原本信誓旦旦觉得自己必赢的黄沁雯脸色顿时大变,就连原本表情淡定的黄志成都禁不住震惊地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看向赫连幽。

即便谁都不愿意承认,即便赫连幽的答案不过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但是所有人都明白,赫连幽的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答案。

就连黄志成都不能确定另外一半里面的翡翠究竟是什么颜色,但是赫连幽却非常精确地指了出来,不止如此,甚至连大小都丝毫不差,这一局,赫连幽比黄沁雯甚至黄志成还要更胜一筹。

?整个大厅久久都没有人开口说话,他们这些人自诩为赌石圈摸爬滚打数十年的人,却为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就沾沾自喜,根本没有认清一个道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赫连幽的出现,让他们有了危机感,对于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就打出了名气而且有了直逼赌王的趋势,他们这些人开始不服气了,认为赫连幽年轻气盛,所以才想要借这个机会好好教训这个狂妄的小姑娘一番。

但是谁也没有料到,他们不仅没有教训得了赫连幽,反而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就连罗青云都感到脸上热辣辣的神情有些不自在,更不用提其他人了。

到了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人会认为赫连幽是在靠运气赌石了,能够从抹岗岩里切涨不算本事,但是能将一块毛料里面的翡翠颜色种地水头大小都猜测得分毫不差,这样的本事,绝对不是人人都有的。黄沁雯在听到罗青云念出那段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完了,她甚至想大声质问赫连幽,为什么她会知道这毛料里面能出蓝精灵,她究竟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可是她心里很清楚,赫连幽不会告诉她,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说的秘密好吧!

黄沁雯一脸惨白地跌坐在地上,失神地看着自家爷爷,?赌王黄志成的脸色也僵住,看向赫连幽的眼神跟见鬼了一般。

赫连幽回头看着一脸狼狈的黄沁雯,嘴角带着清冷的笑意:“黄小姐,希望你能够遵守我们的约定,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这话,赫连幽也不管黄沁雯跟黄志成会有什么表情,头也不回地就往场外走去。

围观的人群自动自发地给赫连幽让出一条路来,那些人看向赫连幽的眼神不再是不屑一顾,反而是带着崇拜和尊敬。

黄沁雯故意挑衅赫连幽,让赫连幽跳进她设置的圈套中,却没有想到赫连幽不但没有拒绝,反而顺水推舟反将了她一军。

黄志成受到的打击也不必黄沁雯少,那块毛料是他看过的,也是他计划的这个局,目的就是想要给这个初露锋芒的小姑娘一个教训,谁叫她敢在自己的珠宝展上使绊子。

可是他没有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能算计到赫连幽,反而害得自家孙女以后再也不能踏进国内的翡翠公盘,并且还赔上了自己惜缘珠宝的百人之三十的股份!这可是他的主业呀!

这个结果让黄沁雯瞬间从云端跌入谷底,虽然她是女人,但是却也代表着黄家的脸面,绝对不会容许她违背这个约定。

不做死就不会死,看到黄沁雯一阵失魂落魄,唐俊不由得摇头,宫野北却忍不住啐了一口,暗骂了一句活该。

“号外号外,内部消息,视频为证,港岛赌盘大厅,赌王孙女黄沁雯邀赌,神秘赫连小姐力挽狂澜,赢得赌局!”

更有好事者悄悄将这场赌局拍摄下来传到了网上,视频一出,顿时翡翠论坛闹翻了天,无数人开始惊呼感慨,更有人在论坛里专门为赫连幽开贴,直呼赫连幽为赌石圈的新生代女王!

“女王威武!”一回到酒店赫连幽就接到了自己母亲大人的电话,不难听出她很兴奋。

“什么?”赫连幽顿觉有些莫名其妙,以为自己没听清楚。

“你在港岛又闹出大动静了啊,现在网上很多人称呼你为翡翠女王。”李雨寒在电话那头轻笑着道。

赫连幽还不知道网上的事,听到自己妈妈这话,顿时愣住,还想再问,不想这个时候酒店的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敲门声倏然响起,赫连幽正准备起身去开门,没想到这时候却从门外传来了唐俊的声音:“你们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赫连幽顿时就察觉出不对劲了,手中握着的门把守立刻松开,右手探在门板上,趴在厚厚的门板上,警惕地听着门外站着的几个人。

“先生,请问这里是不是赫连幽赫连小姐的房间?是这样的,我们是港岛日报的记者,想来采访一下赫连小姐,不知道……”其中一个记者看唐俊一张脸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浑身似乎散发着一股危险气息,顿觉周身气压骤降,连呼吸都压抑了几分,不由自主地就开口说了实话。

?“采访?”唐俊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茫,但是随即他就回过神来,淡淡道,“赫连小姐不在,而且她也不会接受你们的采访,你们请回吧!”

“我们采访的又不是你,是赫连小姐,你算是哪根葱,敢跑到我们面前来撒野!”?

记者总是最难缠的角色,怎么可能因为唐俊这么两句话就轻易大发了,其中一个人不服气地道。

唐俊本想客客气气地将这些人劝走,没有想到这记者却是一开口就伤人,这下唐俊的眼神顿时冷了下来。

赫连幽一看唐俊变脸怕他一会儿做出不好的事情来,这家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温和,但是身体里的暴戾因子可不是没有,毕竟也是长期身居高位的。

“唐俊!”赫连幽不想在港岛惹事,只能急急叫住唐俊。

听到赫连幽在屋里出声,唐俊果然收敛了身上的怒意,可是那几个记者却是激动起来。

他们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打听到了赫连幽的住处,得知赫连幽在港岛赌盘上赌赢了赌王黄志成的孙女这件事在网上大火,这些记者顿时就像闻到了荤腥的猫一般黏了过来。

“赫连小姐,麻烦您开一下门!我们是港岛日报的记者,您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您今天是怎么赌赢赌王孙女的?您赌石有什么秘密诀窍吗?外面传您接触赌石的时间不长,您能不能跟我们谈谈您的赌石经历?”?见这些记者跟苍蝇似的,赫连幽的眉头禁不住紧紧皱了起来,她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会招来这么多麻烦,看样子这个酒店是不能住了。

?“宝贝儿,你那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宝贝儿……”电话那一头传来了李雨寒焦急的声音。

“妈妈,我这边遇到了一点麻烦,一会儿可能要换个酒店住,我现在不能跟你说了。”赫连幽这才想起来她还在接妈妈的电话没有挂,连忙拿起手机来说道。

“出了什么事?”李雨寒一听赫连幽遇到了麻烦,语气顿时就变了,急切地问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刚刚回酒店,就有记者上门了,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消息!”赫连幽也说得有一些哭笑不得。?

“我打电话来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我估计你还不知道,你跟那个黄志成孙女赌石的视频被人放到网上去了,现在这个视频被人疯转,你自己去网上看看吧。”李雨寒听到这话顿时松了口气,想到网上疯转的那个视频,忍不住笑了,她是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这么厉害。

“什么?”

赫连幽大吃了一惊,急急忙忙地打开电脑,果然在不少地方都转载了她和黄沁雯赌石的视频,不只是翡翠论坛,就连各大门户网站上都有,甚至还有人在论坛上开帖子。

赫连幽算是彻底无语,这算是怎么回事?!黄沁雯不在乎自己和赌王的脸面也就算了,可是她还要混啊,现在闹成这样,难不成以后她出门都要戴墨镜系围巾乔装打扮?

“幽宝,外面好多记者在蹲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边唐俊叫了酒店保安过来,很快那几位记者被保安客客气气地请出了门,但是那些记者却犹不死心,仍然在酒店门外蹲着。

看到这情况,冷擎和宫野北两个人敲开赫连幽的门冲进来就焦急地询问道。

“喏,就是这么回事!”赫连幽也有些哭笑不得,将电脑屏幕一转,有气无力地道。

看完那个视频,冷擎和宫野北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们还以为是两人不在的这段时间,黄沁雯为输掉了赌局,找人来寻赫连幽的麻烦的呢,现在看来是他们多虑了。

?“小老板呀,这里不能住了,我们得尽快转移。”唐俊很快就开口提议道,他的责任是负责小老板的安全,现在这么多记者在,说不定就有人浑水摸鱼对赫连幽不利,安全很难保证,而且还要随时提防有记者过来敲门。

如果再像上次在维区……那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苟活了。

“要不我们回帝都去吧?”赫连幽建议道,回去是最安全的,况且这次来港岛,赫连幽本就是受’受邀’过来的,现在黄志成的诡计也没有得逞,她也是应该回去了,毕竟肚子里的小家伙一天天在长大,她可是非常的期待呢!

又想着刚才在大厅看的块墨翠和血美人有些心疼……

半晌,她决定把唐俊留在了这里,帮她竞标先前她瞅好的那块墨翠和血美人!

“小老板……”唐俊哀怨了,为毛把他给抛弃了呀,明明是一起来的好吧?!

“我先前在大厅的暗标区瞅了两块好货,我的身体情况你也是知道的……”赫连幽眨了眨眼,又欢快道:“所以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啦!”

赫连幽这一次在港岛之行,可畏是让整个珠宝界、赌石界、古玩界的人都认识了她,不过也都只是传说,毕竟见过她真人的没有几个,所以显得越发的神秘。

而翡翠阁也从一个三四流的品牌发展成了一个一流的品牌,而翡翠阁也从以前的走平民路线的公司改成了只做高端产品的,而且每一次的的货都是才图纸出来,产品就已经卖光了,弄个z国甚至世界极的权贵人士都只为得到一个翡翠阁的玉为荣。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异界战国星际致富日常阳光大秦宝谛独辉依然如故逆旅